网上赌博网站大全

图片新闻

诗意是人生最好的救赎

来源:傅伟中  发表时间:2017-2-6 9:09:57  浏览次数:3014  字体大小:
  智利诗人聂鲁达说过:“吟诵诗歌并不会劳而无功。”我虽然不是诗人,但我始终坚信,诗是苦难人生最好的救赎。诗能够在黑暗中给人光明,逆境中看到希望,煎熬时使人愉悦,困顿的时候赋予力量,让卑微的生命变得高贵,也能让人在世俗平凡的生活中静下心来,处处看到欢喜。这是我对诗的理解。丘吉尔曾经说:“我宁愿失去一个印度,也不愿失去一个莎士比亚。”可见诗是一个民族的灵魂,诗人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。数千年来,诗意的人生意境与坚贞信仰,一直在精神最深处引领着我们。
 
  我读大学是在1980年代。那个时代,无论喜欢诗歌或不喜欢诗歌的、诗人或者是伪诗人,书包里一定都装着一本舒婷、北岛或海子的诗集。那个时代的一代人对诗的热爱,其实是对真理的向往,充满着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。
 
  大学毕业后,我有幸进入了出版行业,可以亲近于文字,做着和书相关联的有诗意的工作。我觉得做出版,是一份既需要学养,更需要情怀的职业。我认为情怀意味着对人生形而上的思考,对人类、世界和社会的关切,而不是像行尸走肉一样只关心一日三餐。一个有情怀的人无论做什么,一定是像范仲淹讲的那样,先天下之忧而忧;而不是像爱因斯坦曾批判过的,只有猪圈的理想。
 
  我在江西教育出版社工作的时候接触到方志敏的狱中手稿。我们都读过《清贫》和《可爱的中国》,在没有近距离接触到方志敏狱中手稿之前,虽然也常常为方志敏报国为民的赤子之心所感奋,但很难真切地从书写在草纸上的墨稿触摸诗人真诚炽热的诗意情怀。彼时,那个身形削瘦的文学青年,从赣东北走出来的革命者,其伟大的理想和所面对的黑暗,以及坚毅的斗志和浩瀚的诗情,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。方志敏狱中手稿令我震撼,让我真切地感受到,一个苦行僧般的革命者身处囚笼竟有着如此博大的诗意情怀,它穿越时光与阴翳,在黑暗中赋予光明,在逆境中看到希望,在煎熬时带来愉悦,在困顿时赐予力量,让平凡的生命变得高贵。
 
  我尝暗自发愿,一定要把方志敏的狱中手稿整理出版,让更多的人为这份深沉炽烈的诗意人生所鼓舞。经过多方努力,在我离开出版社两年之后,方志敏狱中手稿得以顺利出版。
 
  除了高远的情怀,平凡生活中的诗意也能让生命变得不同寻常。这两年我一直关注一个叫“老树”的艺术家。老树的诗近乎白话,多写生活中的感悟,字面虽浅,但似浅而实深,他每于小事之中,寄寓了很深的人生况味,和丰子恺的作品一样,充满着对人本的关切。这是我所喜爱的。
 
  浮世繁华。我固执地认为,一个爱诗的人,尤其是在当下纸醉金迷的时代里还葆有对人生诗意的热爱,这个人的本质一定是好的,即便坏也坏不到哪里去;我还曾妄言:一个无所事事、坐立不安的人,一定不会是一个有诗意的人。因为他无法从平凡庸常的生活中去感悟诗意,从而找到内心的救赎,非得要通过一些外在的喧嚣来宣泄自己多余的荷尔蒙。不过,这都是题外话了,诸君一笑可也。
 
  平日兴致来时,我也偶尔写一点打油诗发给朋友圈分享。打油诗本身对格律没有那么高的要求,只要把想说的东西说出来,基本押韵就可以了,重要的是归心,用愉悦的态度、欢喜的眼光来看待平凡的生活。诗意是点点滴滴,从内心散发出来的。我的诗歌里曾多次写到一个叫老梁的人,比如“老梁打来电话,邀我花下煮茶。我说阳光正好,不如树下遛达。”一些朋友看到就好奇地来问:“老梁是谁啊?”我只能告诉他,每一个有诗意的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老梁。
 
  春节期间读江西籍青年学者熊培云2011年出版的《自由在高处》。帕特里克说,“不自由,毋宁死”,而熊培云说“不自由、仍可活”。我以为这便是诗意的人生哲学。如若用诗意的眼光来看待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来表达对世界、人生和时代命运的关切,那么,即便是身处困顿的境遇,人生也将变得更加充盈,更有光辉,从而获得更为阔大高远的人生境界和生命体悟。(本文原载于2017年2月6日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)